办盛会促发展走陕西看变化——梦想在体育的土壤里萌芽

字体:【
分享

微信图片_20201116175307.jpg

曾经连考个高中都不敢想的李景涛,现在的想法开始多了起来。“明年全运会的时候,我想成为一名志愿者。”李景涛说,将来还想考大学,想成为一名高水平运动员。

来自大荔县的李景涛现在是渭南市青少年体育运动学校的一名高中生。他在初一时被教练选到了体校。

除了体校的常规晨练和下午的训练课,这里同时还与渭南初级中学、杜桥中学合作进行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学。近年来学校又获批成立中等职业高中,开展运动训练、健身塑体、体育休闲服务、体育设施管理四个专业。“现在我们学校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一直到初中、高中,都已经打通了。”渭南市青少年体育运动学校校长费炜说,不同于一般学校的招生,每年体校招生选材从9月持续到12月。“教练们每周都下去,项目不同,选材标准也不同。上周我还带着教练跑了5个学校,300多公里,在1万多名学生中就看上了19个娃。”

在选材这件事上,过去教练们经常要看学校和家长脸色,吃闭门羹也是家常便饭。“感觉从2018年开始,无论家长、学校还是娃们都有了一个明显转变。”费炜说,以前不仅学校的门经常进不去,即便进去了很多学校也不支持,现在比以前容易多了。

微信图片_20201116175317.jpg

“这几年生源质量一直在提高,因为学校的竞技体育成绩在提高,影响力在提升,最主要的是娃们来了后有了出路。这一点家长都看在眼里。”谈到学生的路,费炜一口气罗列了好几种,体校的功能不只是培养和输送像世界冠军武柳希、青奥会冠军西日措这样的竞技体育人才,除了通过普通高考、体育单招、面向职业中学的自主招生等方式继续学业,学生们拿到相应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后还可以应聘到相关行业。“每年高中阶段有80多个娃,能取得二级运动员证书的有50个左右,这意味他们拥有了通过单招考试进入大学的机会,今年我们学校有26人升入大学。”

现在李景涛在跳远和三级跳远两个项目上都达到了二级运动员水平,而且跳远成绩离一级运动员只差一点点。“没来体校前,关于考高中的事,想都不去想,根本就考不过。”李景涛说,看不到希望,自己也变得比较懒散,然而这几年的体校生活让自己变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最大的变化就是更加自律了。”

“体校的很多娃以前因为学习不好,在普通学校经常被看不起。”费炜说,不只是缺乏信心自暴自弃,有的学生甚至是家长都不抱希望了。然而在教书育人31年的费炜看来,其实每位学生都是等待萌发的种子,他们需要适宜的温度和土壤。谈起近来国家出台的关于体教融合的文件,费炜如数家珍。他憧憬着即将到来的改变与突破,因为体育发展了,体育需求增加了,学生们的出路也会越来越多,成才之路也会越来越宽。

微信图片_20201116175320.jpg

“娃们来到这里,从5点多起床一直到晚自习结束,除集体训练和学习,其他事情都需要自理。”费炜说,“家长们很快就发现娃变了样,看到娃有了奔头,很多家长来开家长会时激动地哭了,是体育点燃了他们的信心,让这些曾处在被淘汰边缘的娃们再次茁壮成长起来。有些娃在拿到二级运动员证书之后,看到了进入大学的希望,学习动力也更足了。”

“明年全运会有多个项目在渭南举行,到时候我们的老师和同学会承担大量关于全运会的工作。”费炜说,“十多天前,全国中国式摔跤锦标赛在渭南举行时,志愿者都是我们的学生。”看来,在李景涛的多个想法中,成为全运会志愿者的梦想就快要实现了。


热点专题
相关链接